当前位置: 主页 > 节日送礼 >【临渊羡鱼】四十五年前的死党 >

【临渊羡鱼】四十五年前的死党

2019-10-16 00:51:42 作者: 732

有一天,我电话里的社交软件轻声的“滴答”了一下。来了条信息:“我是黄某某,请问你是XXX吗, 我是从林某某拿到你的电话的……”

这两个某某,都是小学时的好朋友,是属于死党类的,当然记得。

那些年,我们这些在偏僻乡村长大的孩子,都过得很苦。只是你苦,他更苦,还有人比你和他更苦……所谓“当所有人都有钱时,就没有人有钱了”。当所有人都苦时,哦,就没人苦了。

我们这三个当年死党,我只是吃不饱,父母兄弟都有,相亲相爱,还有屋子住,算是幸福。死党中另一人,除了吃不饱,虽然也有屋子住,但地面是泥土的,屋顶是亚答叶盖的,而且自小死了父亲,家里兄弟姐妹十人有五人退学养家,清早要去胶园帮忙割完胶后才去上学。那,比我苦多。最后的死党,家里没有自己的屋子,租房常付不出房租给屋主赶来赶去,加上家里有两个先天有点不良缺陷的孩子,父母因为生活压力(加上婚姻曾受女家反对)时常争吵。争吵后就拿孩子出气,皮鞭木柴就往身上鞭打……

唉,那些年,要诉苦吗?我妈轻易举出周围十个比我们更苦的家庭,问我们要不要去跟他们住住,就没人再敢诉苦了。

那些年,唯一的脱苦活动,就是吹水。神吹水。吹水的内容,都是一些从报上读来的新闻,书上读来的故事,成人谈话间捡回来的口水尾。从早吹到晚,不到深夜不回家。吹水的日子容易过。成长的日子就这样过去的。朋友吹水吹久了,就吹成死党。

小学时的某一天,校长来到我们课室,把我挑了出来。我吓坏了。犯了什幺大错吗?校长说,要我帮忙,和他去“抓”一个同学。这个同学已经三天没来上学了。他是我三人行中的其中一个死党,家里常被鞭打那个。因为他是我的死党,校长说,我一定知道他在哪里,要我和他一起去把他抓回学校来。

哦,一个三条街两个村的小镇,去得了哪里呢?我们常常吹水的地方,就在小镇唯一一间小戏院旁的小巷。果然见他在那儿蹲着。于是校长和我就向他走去。他忽然从袋里亮出一把小水果刀……

第二天这死党回校上课了。休息节后,我在座位抽屉里发现一张纸条,有红色的血印,没全乾。上面有字写着:血债血还……

傻了。那是什幺意思呀?

此后很久都没和这同学说话了。直到上了中学,不知怎样,又变回吹水死党了。后来他就离开了小镇,一直大家都没有联繫。想不到,四十五年,就这样过去了。

文/胡渊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sunbet官网|申博77sunbet|南关简讯网|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