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生活 >敢观舞台:遇上2017的《舞.雷雨》 >

敢观舞台:遇上2017的《舞.雷雨》

2020-01-12 17:09:10 作者: 697

文:梁伟诗(本栏由本地知名评论人闻一浩与梁伟诗轮流执笔,带来关于舞台的热辣酷评。)

2012年的新视野艺术节的《舞.雷雨》,既是邓树荣与邢亮添食之作,也是特邀香港舞蹈家梅卓燕连袂创作的崭新跨界产物,迄今已经历大中华世界的七轮公演。舞蹈版《帝女花》之后,对于《舞.雷雨》,邓树荣如是说:「(创作舞剧《帝女花》的)三年后,我俩(即和邢亮)决定再度合作,进行一项实验,创作《舞.雷雨》─一齣无语言现代中国舞蹈及形体剧场。何谓中国舞,众说纷纭,但一般的共识是:古典舞及民间舞是中国舞的两大内容,前者来自戏曲,后者来自中国不同的民族。......(《舞.雷雨》)实验的主要艺术方向是探讨一种舞动语彙,既保留舞蹈/形体语言的抽象性,同时亦可以传递戏剧故事的精神。创作的人文方向是要以现代的精神去诠释这个关于下一代对上一代的抗争失败、服膺于命运安排的伦理悲剧。」

曹禺《雷雨》原剧本的「所述时间」是一天。故事讲述三十年前的周朴园与女僕侍萍相好,育有长子周萍。侍萍被朴园逼走后投河被救,嫁给鲁贵生下女儿四凤,长大后四凤阴差阳错又在周家当女僕。朴园与后妻蘩漪育有儿子周沖,长子周萍与蘩漪早就有了乱伦关係,周萍清醒后急于摆脱蘩漪并爱上四凤。与此同时,周沖亦喜欢上四凤。众人的多角情感拉扯,就在剧中的一个大雷雨天爆发。由于《舞.雷雨》是一齣无言舞剧,实在难以凭藉语言逐一交代前尘往事,偏偏原剧本就有大量跨代恩怨情仇,必须通过人物的种种形体动作、情绪反应、场面调度,甚至道具的运用来达至戏剧效果。

《舞.雷雨》在舞蹈版《帝女花》的实验基础上,採取相对写实的说故事风格、服装和布景设计,尝试开创新颖又切合故事角色的舞蹈剧场语彙,再度挑战「名着+剧场+舞蹈」的效果。比照之下,《舞.雷雨》更用力抓紧人物为表演主轴,全剧始于周朴园/父权、终于周朴园/父权;更由《帝女花》的「中国舞─现代舞─芭蕾」,进一步聚焦于《舞.雷雨》的「中国舞─民族舞」,有意识地丰富、廓清「中国舞」的具体内容,如古典舞的花旦行当、青衣身段,民间舞的藏舞、朝鲜舞、大兰花、小兰花、花鼓灯等,融合舞台化的日常生活动作,使得舞蹈语彙更创新多姿。

从跨界角度观之,《舞.雷雨》所追寻的是较诸舞剧《帝女花》更精準、更具深度的形体语言。在创作过程中,《舞.雷雨》先由邢亮和梅卓燕带领舞者摸索剧中人物身体的感觉,在「中国舞」的动作基础上,分析每个角色可以容纳的舞蹈元素;之后邓树荣作出戏剧上的指导与戏剧元素的编排,营造扣人心弦的戏剧张力。同时力经营「大家长」周朴园的形象─周朴园多次按蘩漪坐下吃药、多次命令长子下跪,最后天打雷劈,年轻一代一一倒地,只有周朴园独坐沙发骇笑。《舞.雷雨》将原剧本中诉诸语言的父权和绝对权力,通过舞蹈语彙,形象化地转化为整个家庭痛苦的泉源,也是最后「大雷雨」倾泻前的最大阴霾。

2017年「剧场.再遇系列」的《舞.雷雨》,已是《舞.雷雨》的第七轮巡演。今回与江苏省歌剧舞剧院的舞者合作,不论是舞者日常训练还是舞剧排演,均在南京进行,可说是《舞.雷雨》南京版,也是「邓邢梅舞蹈剧场」一次跨地域的移植。因此,如果说2012《舞.雷雨》第一版是要尝试《舞.雷雨》的「中国舞─民族舞」,2017《舞.雷雨》南京版,就在实验香港主创与内地舞者,在舞台表演艺术上才性气质的融合。

2017《舞.雷雨》的创作焦点,在于从不同场面的戏剧处境及剧中角色的特点出发,加强种种舞蹈动作细节的表演张力。如蘩漪发现周萍与四凤的恋情时,张扇后双掌夹扇面一拍,整个嫉恨交缠的情绪状态表露无遗;饮药一场,周沖重重按住蘩漪的双手,以示父权下妻儿弱势处境的无奈;还有四凤与母亲侍萍重逢后,同时拿蒲扇在大宅内走动,两人在舞台上不同位置,皆用力在扇面挖出嘶哑的声响,预示母女重複又悲惨的命运。细节的增加,除了作品本身的细緻化、工艺化,或许更符合个别舞者的精神面貌。由此可见,2017《舞.雷雨》体现了《舞.雷雨》作为一齣舞蹈剧场经典,日新又日新,不断发展出一套符合人物身份的舞动语言的艺术过程。

上一篇: 下一篇:
生活新闻在线分析网|精品生活新闻门户网站|生活首选门户
节日送礼|减肥小百科|生活常识|生活|网站地图